海外市场 > 正文

比尔•格罗斯:Janus新雇佣的大人物

作者:刘昕 2014-10-27
字号:TT

被誉为“债券之王”的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的突然离职,使得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成了金融界关注的焦点。投资者需要评估比尔•格罗斯的离开对PIMCO和PIMCO旗下基金的影响。不过,无论是追随格罗斯从PIMCO转而投资他新加入的公司Janus,还是第一次投资他在Janus管理的新基金的投资者都有一些需要考虑的因素。同样,现有的投资在Janus的固定收益类基金的投资者也需要考量格罗斯的到来对现任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吉布森•史密斯(Gibson Smith)日常资金运作的影响。

Janus Global Unconstrained Bond及其他

格罗斯掌管基金Janus Global Unconstrained Bond (JUCIX)的生效日期是2014年10月6日,该基金是Janus今年5月份推出的,发行的初衷是打算让最佳组合斯密斯和达雷尔•沃特斯(Darrell Watters)共同管理。Janus目前还没有改变招募说明书的具体内容,但是本次发行会调整为格罗斯擅长的自上而下(top-down)、采取宏观策略的投资组合管理风格。

大家都在猜测这支基金规模最终会多大,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新基金会从目前仅130万美元的规模迅速增长。格罗斯显然有能力管理巨额资金。即使在过去16月,PIMCO旗下基金PIMCO Total Return (PTTRX)遭到巨额赎回,格罗斯离开时其规模仍然超过2000亿美元。格罗斯在PIMCO管理另外一支基金PIMCO Unconstrained Bond (PFIUX)的规模为200亿美元,该基金的策略跟他将要在Janus掌管的基金很相似。相比之下,Janus全部固定收益业务的规模才刚刚超过300亿美元。

为了支持格罗斯的工作,Janus需要有相应的基础设施来应对大量突然涌入的资金。到目前为止,格罗斯仅要求安排一个交易员和一个面向客户的人来协助他在纽波特海滩(Janus在加利福尼亚为他设立的办公室)的工作。随着资产规模的增长,这样的支持水平随着资产规模的增大显然是不够的。这与格罗斯在PIMCO的待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PIMCO他总能得到比其他债券投资者更多更好的信息。当然,没有公司交易员,分析师,投资组合经理和其他专家组成的团队,这显然是不能实现的,但是团队当中没有一个人跟着格罗斯离开PIMCO。而Janus永远不会达到这样的支持水平,于是问题就来了,格罗斯在缺少资源的情况下,如何获得成功?

据Janus披露,除了掌管一支基金,格罗斯还将管理相关策略研究,如开创采取宏观策略的固定收益业务,同时他还将加入全球资产配置团队,据悉该团队刚刚雇佣了迈伦•斯科尔斯(Myron Scholes)和阿什温•阿朗格(Ashwin Alankar)。Janus的CEO理查德•韦尔(Richard Weil)表示,Janus除了为客户提供格罗斯管理的产品,还将通过在美国和国外的多个分销渠道提供更多的产品。因此,很难想象格罗斯将花大部分时间专注于管理客户资产,正如他的声明中所说,这是他加入Janus后想做的事。

最后,Janus小的初始资产规模给了格罗斯比在PIMCO能够更迅速换挡的自由度,过去他的股票交易专注于宏观经济而非事件选择。然而较小的资产规模没有给他同样的优势,比如,小盘股基金经理面对的是另一种流动性受限的投资范围。诚然,Janus Global Unconstrained Bond的投资组合给了格罗斯更多的自由度在流动性差的资产上,此前的职业生涯,他花了大部分时间在债券的基本面研究上,只是最近不是他关注的焦点。

风险管理

风险管理是Janus和投资者需要思考的更多的方面。在基础设施上,格罗斯的投资组合仍然存在风险管理工具方面的问题。显然,史密斯和他的团队已经为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经理建立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风险管理系统和投资组合构建工具。同时阿朗格(Alanka)会负责更广泛的风险管理工作。但是,可以肯定地说,虽然Janus在衍生品工具及其他固定收益工具上有一些经验,但是与格罗斯和PIMCO多年丰富的经验是无法匹敌的。由于Janus更新了格罗斯管理的产品的招募说明书,并与投资者沟通了新产品,因此有关投资指引和风险参数问题需要进一步解答。

关键人物的风险是不容忽视的。虽然格罗斯没有即将退休的迹象,但是70岁高龄的格罗斯能在Janus留多久很显然是个顾虑。格罗斯超凡的投资能力使Janus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但是格罗斯没有劳动合同,也没有任何工作年限的承诺。

两个关键人物

韦尔(Weil)一直小心翼翼地表达他对史密斯(Smith)和Janus现有的固定收益工作的支持,并指出,投资方法(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差异意味着两位固定收益领导人和他们的团队都有可发挥的空间。韦尔对史密斯的信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史密斯建立的强大团队值得高度赞扬,他个人的贡献更是卓越。

该团队最成功的产品Janus Flexible Bond (JFLEX)由于其抢眼的业绩表现,有凝聚力的分析师团队和风险管理系统而得到晨星分析师评级的银牌。而Janus Flexible Bond与PIMCO Total Return在晨星的分类都是中期债券型基金,前者与同类型其他基金的区别在于,它更关注债券的信用。截至2014年6月30日,Janus Flexible Bond的投资组合中,持有32%的投资级别公司债,17%的高收益债券,而Barclays U.S. Aggregate Bond Index指数的的成分里面仅有23%的投资级别公司债,没有高收益债券的份额。

投资在史密斯和他的团队管理的债券型基金的投资者应该不期望有什么重大改变,而且会很放心他们的钱是被审慎管理着。不过,认为格罗斯的到来不会影响到该团队的想法是天真的。一方面,格罗斯的到来一定会影响到该团队,Janus的固定收益分析师和投资组合经理会充分利用格罗斯带来的丰富的经验和智慧,尽管他们采取不同的策略管理和构建投资组合。另一方面,格罗斯直接报告给韦尔,这意味着他对CEO在固定收益业务的战略方向了如指掌,并通过他的影响力影响到史密斯和他的团队。最后,Janus准备采取新的战略思想,特别是在应对客户方面,投资者不能排除格罗斯和史密斯将来会有更多更直接的合作。同样,鉴于格罗斯最近与他在PIMCO长期共事的同事们的关系变得愈发紧张,也不能排除格罗斯和史密斯二者合作不愉快的可能性。

当然,比尔•格罗斯重新“白手起家”掌管一只新基金是很有意思的。但现实是,他以前在 PIMCO一直依靠一个优秀的团队和资源的支持,这些是Janus短期能无法给予的。另外一个现实情况是,格罗斯在Janus的职责更广泛,他还要负责建立固定收益业务,而且他的任职期限也不确定。投资者相信Janus应该会考虑到这些问题。

(本文为晨星美国报告编译,原作者为Sumit Desai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
关键词阅读:
有疑问 找专家
基金报告更多>>
星闻晨报更多>>
48小时点击排行榜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