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市场 > 正文

景顺:改变能否一帆风顺?

作者:王蕊 招东明 2013-09-18
字号:TT

众多迹象表明,Invesco(景顺)继续执掌改革大旗,他们开始更加关注投资者,把投资者利益放在首位,但是持续不断的改革所造成的未知影响使景顺的公司文化不再成为行业模范。追溯景顺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它是由70年代成立的两家资产管理公司Invesco和AIM在1997年并购而成。此后,Invesco通过兼购继续扩张,其在2000年购买了加拿大的Trimark和英国的Perpetual两家公司。2000年科技股泡沫的破裂使得美国市场动量和进取策略基金的投资者赎回猛增,Invesco基金公司也未能幸免。而3年后,该公司又陷入了市场时机选择的丑闻。

首席执行官Marty Flanagan在2005掌舵Invesco后,他领导下的公司仍然在不断总结教训、纠正失误。他的一些做法也重燃了团队对他的信心,相信在他的带领下,Invesco这艘轮船可以按照正确的航线行驶。作为Franklin Templeton的前联席总裁,Flanagan和Investco的管理团队改善了旗下基金业绩。重要的是,Flanagan带领团队改善了全球团队的沟通以及为基金董事会提供了更好的支持。

在Flanagan的管理下,Invesco不断壮大,其中对公司重大变革具有长远影响的还包括两个大单收购交易,其中之一是2006年兼购PowerShares。PowerShares是交易所交易基金市场领域的先驱,他旗下的PowerShares QQQ (QQQ)和众多细分ETF基金一直为市场所熟知。这项交易推动了Invesco的ETF业务并使其迅速发展。和其他大型基金公司竞争主打基金不同的是,Invesco集中精力在未来更有商机的交易所交易基金,发行了PowerShares 低波动标准普尔500 (SPLV)和PowerShares高beta标准普尔500(SPHB)等ETF基金。但Invesco摒弃了早期PowerShares的做法,在向市场推行新型ETF之前采用更加有效和强健的数据审核流程。尽管这降低了ETF基金的前进步伐,但也避免陷入同质化策略的困局。这种举措使Invesco收入来源更为多元化并在当时流行的ETF市场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QQQ至今仍然是公司最大的ETF产品。作为首个关于银行贷款的产品-PowerShares高级贷款组合 (BKLN)自2011年推出后就受到市场的热捧、资金呈现不断流入态势。尤其是2013年上半年的银行加息驱使投资者们纷纷购买银行贷款产品。

2010年,Invesco从Van Kampen公司购买了共同基金的系列组合产品,并增强了公司在这这一块产品线的实力。此项并购为Invesco公司注入了价值投资股票基金和市政债券基金,弥补了Invesco之前所不擅长的产品领域。Invesco在处理并购后的公司人员调整方面也十分得当。众所周知,公司兼并后的人事调整通常会给新公司带来不良的影响,但Invesco在这些棘手问题的处理上反映迅速并且措施有效,在并购前已经与员工及投资者打好预防针,告知可能的基金或管理团队的变动。总体来说,并购后的公司产品线更加均衡,易于投资者选择。此外,在基金董事会的坚持下,基金合并后仍维持最低的净费用率(较低的费用主要来自于费用减免)。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合并也被解读为Invesco和Van Kampen的两个基金董事会经过细节磋商而联姻,因此避免了合并后或有的麻烦与困扰。

各种迹象表明,Invesco专注建立可持续的投资文化。公司在2009年尝试去雇佣一位能管理全局的首席投资官,但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其目前采用联合首席投资官的管理架构。在股票小组中,公司实行CIO分组制,数个首席投资官分别管理美国成长股票,美国核心股票,美国价值股票和国际成长股票策略团队,而固定收入小组仅安排一名首席投资官。各个投资小组都保持自己独立而特有的投资文化。例如,美国核心股票小组的首席投资官Ron Sloan会分配基金资产给自己团队的分析师进行实际管理,而美国成长股票小组的首席投资官Juliet Ellis则强调对分析师的指导并且给他们排名,让分析师交替看不同行业从而拓宽他们的研究经验。尽管如此,团队之间的过度频繁交流和跨行业的研究分享似乎造成部分分析师团队失去研究的动力和专注力。我们认为,这种投研组织架构有可能利于部门更清楚了解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但部门之间交流与合作的效果也许收效甚微。

与此同时,部分研究小组的人员变动也令人堪忧。Invesco在最近的兼并和改革后,和其它同等规模的基金公司相比,其基金经理的留任率相对较低。例如,晨星定性评价为负面的Invesco全球核心股票(AWSAX)的基金经理和部分分析师在苦苦支撑后离开了公司。美国成长股票部门的首席投资官Juliet Ellis管理的团队流动性较大。2010年,她从J&W Seligman聘请了Erik Voss(和同事Ido Cohen)作为团队的领军人物,并鼓舞了团队士气。即便如此,组合经理和分析师的变动都可能不利于基金的业绩,例如Invesco American Franchise  (VAFAX)和Invesco Summit  (SMMIX)。在2013年,Jim Leach在接手小盘成长基金经理Matthew Hart的团队以来,致力于保持中小成长股票的投研实力,其同时管理的Mid-cap Invesco Capital Development 和 Invesco Van Kampen Mid Cap Growth(VGRAX )基金的战绩却一直不佳。

在固定收益方面,Invesco在相对低迷的应税债券基金中加大了资源投入。公司在2011年末聘请前Hartford保险投资组合首席投资官Greg McGreevey带领固定收益团队。公司还曾投资于科技股票并努力合并或巩固不同区域办事处。团队也同时外聘分析师以增强内部的宏观分析能力。资源的投入固然有益,但其效果的体现仍然有待考证。

公司在与基金持有人和销售顾问之间的沟通上有了重大突破。例如,公司在官方网站刊登市场评论,频率发布基金经理的观点视频与报告。销售团队也声称,公司目前更加关注投资者与理财顾问的教育。例如公司在2009年发行首个risk-parity基金Invesco Balanced-Risk Allocation(ABRZX),他们会就产品相对复杂的结构对外解释与普通基金的细微差别。他们的官方网站也会首选这只基金公布业绩做持续营销,这只基金近3年来持续畅销,现在资产大致是130亿美元。

综上,Invesco的企业文化已处于发展正轨。公司高层也用行动表明投资者利益大于一切,但是我们仍然需要用时间细心观察,审视公司是否能够坚持以及能否给投资者传递言行一致的结果。

作者系Morningstar基金分析师Kathryn Spica, CFA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
关键词阅读:
有疑问 找专家
基金报告更多>>
星闻晨报更多>>
48小时点击排行榜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