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市场 > 正文

先锋约翰•博格访谈:401(k)计划存在的问题

作者:Christine Benz 编译:钟佩茜 2013-07-19
字号:TT

克里斯蒂安•本兹:大家好,我是Morningstar的克里斯蒂安•本兹(Christian Benz)。401(k)产业正遭受越来越多的批评,而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为大家请来了先锋集团的创始人约翰•博格(John C. Bogle)先生,来为我们探讨这一退休储蓄计划的利弊。

克里斯蒂安•本兹:约翰,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中来到这里。

约翰•博格:您好,我很高兴能来到这里。

克里斯蒂安•本兹:您总有许多有趣的评论,今天我想请您说说401(k)系统。最近,您参加了PBS前线的一期特别节目。您在节目中说,401(k)体系理应被废除。请问您这个主张的依据是什么?

约翰•博格:在那期节目上,我向大家介绍了为何成本是体系的关键性因素,以及如何获得市场收益中的公平份额。老实说,他们确实是个优秀的剧组,但他们多少也和平时我们在媒体电视上看到的一样,选择用夸张的噱头吸引观众。比如,在谈论人们在2007-2009年市场崩盘时,退休基金几乎亏得分文不剩——但那并不是所有人都遭遇了这场危机,而电视节目就是要让个别现象普遍化。所以节目中往往存在一些必然的倾斜因素和把观点过分简单化,而不去谈论退休金系统中好的一面。

我认为,401(k)不完善的关键在于,人们本该可以存更多的钱。而学会省钱和精明投资,从来都是知易行难的事。目前来看,401(k)存在的问题原因有二。其中,最大的问题是401(k)本身只是一个储蓄计划,现在却被定位成了退休计划。401(k)的创立,并非作为一项退休金计划。因此,401(k)才会充斥了许多在退休金计划中不可能存在的元素。例如,能够依靠取出计划中的资金来满足借贷的需求;能够在某些极端环境中撤出资金;还有现在美国非常常见的现象,即人们在跳槽时,将自己应得的全部款项取出。上述的资金灵活性和给予投资者直接接触全部资金的机会,对于构建终身的退休理财计划是很不利的。或者说,是根本不可能构建成功的。事实上,如果社保机构放任有需要的人随意取出社保金,那么他们之后的生活就没有任何保障可言了。而这就是我说的需要改变的地方。首先,要减少401(k)的灵活性,使其监管更为严格。

克里斯蒂安•本兹:但不少人已经对现行关于未到退休年龄取退休金中的诸多限制有意见了。

约翰•博格:这么说吧,在储蓄计划中,他们可以自由地存储和提款,取出来的钱要么供自己的孩子上大学,要么另作他途。这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放到退休金计划中,问题就出来了。我认为,这是这两种理财计划的本质区别,这背后的分歧和不满也是必然的。

其次,我们的投资收益最终都将类指数化。当把所有401(k)计划和所有人们投资的基金凑在一起,我们会发现自己影响着股市,也影响着指数。虽然这个说法不够确切,但这和大市起码会有99%的相关性。实际上,每位投资者都在独立地影响着大市。如果让独立投资者们合作起来,那么这些投资将汇聚成一个巨大的401(k)指数基金,投资者因此将节省数以亿计的费用。也就是说,如果能把现在的个人行为转换成集体行为,那么将大大地造福投资者。所以今天,我们会看到有些人的总收益远高于市场平均,也有人的收益低于市场平均,但最终投资者整体仍获得一个市场的平均收益。

但即使在像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度,谁都不能宣称自己加入401(k)的条件是将其作为一种指数基金,因为这将引来反对的浪潮。虽然我觉得这个想法还不错,但却不可行,也不实际,更不可能发生。

我曾经建议,我们应该有一种类似于联邦政府退休委员会的组织,负责审批退休计划下产品提供者即基金公司的资格。该公司能否向投资者和其他企业提供相关服务?是否具备加入的资格?投资是否够谨慎?是投机者,抑或是长线投资者?公司所收取的费用是否合理?等等。我不知道费用应该如何设定,但起码会高于指数基金的费用。并且,我们务必确认自己选择的是盈利机会的投资方式,而这种模式可以为人们获取期望收益,或是在金融市场中的份额收益。因此,变革之路困难重重,但若是为了将退休金计划独立于普通的储蓄计划,再艰难险阻也非走不可。

克里斯蒂安•本兹:有些人可能会说,401(k)相关的保护措施早就被写进了《雇员退休收入保障法案》(ERISA)中了。您是否觉得,这种保护程度还不够?人们并没有很好地利用401(k)计划进行投资?

约翰•博格:ERISA中的规定稍嫌详细和复杂,并且还遗漏了许多细节,例如成本问题。他们有意于构建一种信托责任制,但却还达不到这种高度;即使他们真的达到了,届时还需要具体的细则说明什么是“信托责任制”。所以我认为,我们正在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前进,唯一不足就是发展的速度还不够快。这么想吧,在过去,退休人士有来自于家庭的支持,老了累了就有儿孙们在农场工作养家糊口。经过长久的发展,现在的退休人员,不再会饿死街头了。唯一不变的是,儿女们不会希望父母离世。所以父母就要有退休储蓄了,也就是我们说的退休计划——而计划的设定,要么靠家庭,要么就是社会的责任了。不管一个人还有多少后备方案,每种方案的背后必然需要付出一定的、相似的代价。所以,我们必须确保在一个老龄化的国度里,退休资源的分配是最划算,也是最高效的。

克里斯蒂安•本兹:我们留意到,401(k)存在的另一个问题是它不合时宜的配置决策。所以我们看到在2009年初段,参与者纷纷退出了股票市场。最近,又有大量资金涌入债券市场。我们应该怎样优化参与者的决定?目标日期基金会是发展的正确趋势吗?

约翰•博格:我们见过各式各样的投资者,而不仅仅局限于退休金计划中的。他们都承认,股市的每日涨跌是毫无意义的。正如我在许多场合说过的,股市极大地干扰了投资。投资的本意,是持有公司的股份,同时希望用低廉的成本、较高的效率获得更多该公司的商品和服务,这就是资本运作。他们获利后再投资,然后分红,再用剩余的资本进行投资创业,这就是经典资本主义。而我所说的投资回报、就是分红的获取和盈利的增长,以及未来十年的股息收益和获利增长。

但在这个问题上,投资者一般只留意短期走势。未来十年的展望或许变化很少,所以我总是告诫投资者回避短期的市场扰动。我其中一条投资法则便是,不要去看自己所拥有的退休金总额。如果你在50岁前都不曾查阅结算单,你必定会被里面数字惊呆了,甚至不会相信它的真实性。反之,会对投资起到了干扰作用,甚至查看后的你会有许多不明智的举动。

在经济周期中,公司的起伏是必然的。而股票市场会因为投机者的存在展现出更多短暂的起伏周期。股市每日的高高低低并不是因为其基本面的改变,确切地说,基本面不会每天都在改变。

所以,我们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所以,我们应该有更好的投资行为,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而且,投资者应遵循一条法则:一切都会过去的——不管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

克里斯蒂安•本兹:您同时说过,现有的目标日期基金可能不会适用于所有人,因为它忽略了大部分人都有退休社保金的事实。我们能不能谈谈这个话题?

约翰•博格:我这个想法可能是片面的,就是资产配置将会和年龄挂钩。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资产将更多地处于风险中,而回本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那时,你需要更多的收入而非单纯的资产增值。相反的,越年轻的人,用于投资的金钱也越少,所以在投资中会相对淡定。如果你在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积蓄了1000美元,但你又亏损了50%,也还剩500美元。而这500美金和最后的退休金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从而证明,我的这个想法也许是正确的。

正如我提过很多次的一样,实际的操作依靠的是经验法则。这适用于每个地方,但不能被滥用。其中最典型的是发行了大量的目标日期基金上,仿佛投资者会将所有财产都用于投资这类基金,实际却并不是。大部分人至少都还有社保金,有些人也有长期积累下来、较丰厚的养老金,及来自其他渠道的收入。所以,退休人员更应该全面审视财务规划,包括了社保金、未来现金流的资本价值以及哪一种产品可以作为良好的未来现金流支付的来源。

克里斯蒂安•本兹:我完全同意。

约翰•博格:这大概能和工作时的收入相当了,并且退休金会根据生活成本的改变来做出调整。

克里斯蒂安•本兹:所以说,我们退休后的生活是有保障的。

约翰•博格:大家可以通过下面这个例子来感受退休金计划的优越性。若把大部分投资者的未来现金流折现的话,大部分人的社保金额将高达30-40万美元。我们假设所有投资者平均能获得30万,这个数字对于现在的许多家庭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而如果同时再将30万投放在股票型基金,或指数基金上,整体的资产配置比就达到1:1。在获得固定收益的同时,退休人员还将有可变收益。考虑到美国生产力的不断创新带动国民经济良好增长,公司受惠并导致股息红利、盈利增加,可变收益也相对稳定和可观。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移民的增加也带动了人口数量的上升,目前大约有35%的劳动力受雇于政府。换句话说,每个人都受雇于自己,且每个人都是经济增长的受益者。我们可以粗略计算一下,如果你有30万资金投入股市,另有30万的社保金,这就基本达到了平衡。当你在60岁退休时,理论上的债券和股票比率大概会是60%和40%。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理解到退休金长期投资的重要性。

克里斯蒂安•本兹:我非常同意您的观点。非常感谢您的到来,很高兴能与您交谈。

约翰•博格:谢谢,我也是。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
关键词阅读:
有疑问 找专家
基金报告更多>>
星闻晨报更多>>
48小时点击排行榜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