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市场 > 正文

为美洲基金把脉

字号:TT

在今年4月底,晨星分析师按照惯例拜访了位于洛杉矶的美洲基金公司(American Funds)的母公司- 资本集团(Capital Group)。对于美洲基金而言,这几年是一个艰难时期,因此晨星希望能够借此机会了解一下集团的应对策略。事实上自从2008年的信用危机之后后,美洲基金的日子就一直捉襟见肘。从2009年年初到2012年7月,投资者共从美洲基金撤出了约1870亿美金的资产,相当于该公司2008年底共同基金总资产规模的四分之一。不仅如此,该公司近期基金的业绩表现也很不稳定。截止7月,在过去5年中,美洲基金旗下的基金(除目标限定基金)平均位于同类排名的41%;而其过去15年的平均业绩排名则处于26%。

对此资本集团将如何应对呢?对于一般人而言,1870亿美金的资金流出势必会对整个公司产生重创,但事实并非如此。尽管巨额的资金流出的确让该公司的市场部相当警觉,但其投资团队,尤其是股票团队并不觉得如临大敌,他们不认为公司投资决策出现了问题。也许对于一个历经了80年风雨,并且在上世纪70年代有过更加惨痛经验的公司来说,如今的状况没有什么值得不淡定的。

权益团队:为下阶段积极准备

股票团队的前景还是较为乐观的,但他们也并非无动于衷。公司在7月份宣布将增加其机构投资部门,也就是目前的Capital Guardian,作为公司旗下一些股票产品的投资顾问。资本集团目前也在经历一个退休潮:数位基金经理将于近年退休,还有一些基金经理也临近职业生涯末期。近期将要退休的基金经理包括:Mike Shanahan, Bob O'Donnell, and Gordon Crawford。因此,尽管有巨额资金流出,公司也并未因此停止招募新人。公司从上世纪70年代相似情形下的经验汲取了教训,不想重蹈由于上次停止招新而导致的投资团队断层的覆辙。另一方面,公司也加大解雇近期业绩不佳的基金经理和分析师的力度,这也显示了公司并未对中期业绩不佳的治理力度。

公司持续招募不仅是为了培养新一代的基金经理,同时也为现任基金经理提供了极大的支持。美洲基金因其灵活的多基金经理体系而闻名,尤其是其股票团队。这种方式使得每位基金经理能够集中管理一个相对集中的投资组合。

然而有些基金经理需要参与到多只基金的管理中,这也会导致这些基金经理对于分析师的依赖更为严重。有时候,基金经理可能要为不同的基金挑选超过数百只以上的股票。这使得这些美洲基金经理肩负的职责相当于其他公司掌管大型多元化基金的经理的职责。例如,有位参与到三只不同基金管理中的基金经理就表示他实际上为多个投资组合挑选了100-120个不同的股票。追踪这些股票的繁重任务也迫使基金经理为更为依赖分析师的研究成果。

也许美洲基金自身也意识到了多基金经理制带来的这一问题,因此提倡分析师主动和积极的和基金经理多沟通。自2008年起,分析师的绩效评估也会考虑他们是否和基金经理充分沟通这一因素。这样的方式也许促进了信息共享,但强制沟通势必会从一定程度上占用了分析师用于研究的时间;并且也会导致一些比较外向的分析师比一些优秀但内向的分析师更受重视。

在一家管理资产超过9000亿美金的公司的工作自然也是受益匪浅的。首先分析师能够接触的资源就是一般公司无法项背的。其次,分析师和基金经理可以根据需求安排实地调研的次数。最后,投研团队还和资本策略研究部(Capital Strategy Research group)紧密合作,作为内部经济研究团队共同进行有关消费者行为以及行业竞争动态的研究。该团队目前有20名左右的研究人员。

固定收益团队:何去何从

与大多数股票型基金经理的处变不惊不同,固定收益团队正在积极寻求出路。自信用危机后,固定收益团队一直难以令人满意并且业绩起伏不定。如今美洲基金已经下定决心改革固定收益团队的现状。目前债券团队正在致力于打造一个严格控制风险同时又保留基金经理独立性的新形象。

T该团队最终的目标看起来很明确。固定资产团队抛弃了过于以收入为主的策略,转为以资产保值和为提供股票类投资组合的提供资产多样化手段作为团队的首要任务。这将是一个战略性的转移,在2008年后长期业绩不佳之后,美洲基金终于制定了把固定资产的首要任务是降低股票波动性这一战略。

然而随之而来的问题是美洲基金将给与旗下全才型的固定收益基金经理多大的权限。例如,公司现在引入跟踪误差来监控旗下的债券基金。这种做法在其他公司很常见,但对于美洲基金的固定收益团队而言,不少团队仍在讨论该如何将这一考核标准融入投资决策中去。虽然美洲基金直到近期才采用这一衡量标准,但从根本而言,这项措施依旧是和资本集团一直提倡独立性的文化背道而驰。

除此之外,对于全才型基金经理的投资机会也相应缩水了。以美国债券基金为例(American Funds Bond Fund of America), 该基金中关于高收益和新兴市场部分的债券投资如今已由相关团队专门负责。并且相较股票型基金经理,固定收益型基金经理需要回报的层面似乎更多。例如,现在他们也要向基金的首席基金经理汇报投资情况,这一现象在股票团队中并不常见。

严格的风险控制同样对于债券型基金的多基金经理制度的效用提出了疑问。这种方式是否比统一投资策略更有意义呢?是否美洲基金应该考虑在对于久期采取统一投资标准而非让基金经理在建议策略的基础上自由发挥呢?这些问题的答案目前尚未定论。

尽管美洲基金的固定收益团队正在积极改造,辨别孰是孰非也并非易事。较为保守的投资要求和更严格的风险控制虽然能有降低波动性,但就长期业绩而言并非是更具竞争力的策略。表面上来看,该公司的优势在于信用研究,但经历过2000年初和自信用危机后差强人意的业绩之后,投资者开始怀疑这点。无论如何,资本集团如今已经朝着反方向迈进了,转而更加强调例如久期管理和政府债券等领域。并且公司也在如何能够更好的在其投资组合中运用这些工具的道路上努力前进。

真正的考验尚在前方

总体而言,美洲基金对急需改善部分所作出的努力是值得嘉奖的,但公司似乎尚未寻找到在避免过度反应下合理调整的平衡点,尤其是在应对资金流出这个问题上。尽管美洲基金近年来推出了不少基金,但是他们一直未尝试近年较为流行的另类投资产品。无论如何,美洲基金正在经历其历史上较为艰难的阶段。美洲基金真正的考验在于公司如何解决上述重要问题的同时保留失使其成为共同基金业最为成功的基金公司的特质。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
有疑问 找专家
基金报告更多>>
星闻晨报更多>>
48小时点击排行榜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