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基金市场观察:如何看待基金的业绩基准提高

作者:廖佳 孙振宁 2012-03-06
字号:TT

1、债基营销打擦边球业绩基准最高提至7%

新闻:从去年开始,面对着银行理财产品、货币基金等固定收益类产品的疯狂竞争。债基在设计上也悄然发生着改变。先后有华商稳定增利A/C 、鹏华丰盛稳固收益、易方达安心回报A/B、工银瑞信添颐A/B以及国联安信心增长A/B将自身的业绩比较基准设定在银行定期存款利率+X%,固定收益味十足。而这一股“风气”真正是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刮起。华安稳固收益、海富通稳固收益和嘉实稳固收益纷纷将自身的业绩比较基准和银行三年期定存利率绑定。而在此前,如此设定自身比较基准仅有长信中短债、招商安本增利嘉实超短债三只基金。

数据显示,它们中比较基准设定最低的是国联安信心增长A/B,为一年期银行定期存款收益率 (税后) ,而工银瑞信添颐A/B则达到了五年期定期存款利率+1.5%。今日发行结束的博时天颐A/C则为三年期定期存款利率(税后)+1%。人民银行公布的人民币现行利率表显示,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基准利率一年期为3.5%,三年期为5%,而5年期达到了5.5%。这也意味着,最低的国联安信心增长也较比较基准可至3.5%,而工银瑞信添颐则高达7%。最近发行的博时天颐最高可至6%。

晨星评论:即便业绩基准是固定的,投资者仍需要知道这并不是基金最终业绩的保障,而是取决于基金采取的投资策略,尤其是对于激进债券型基金而言,由于其有相当比例的资产投资于股票,因而风险是显而易见的。而且即便是将全部资产投资于固定权益类的产品,也并不能保证债券基金稳赚不赔,去年的市场便极好的说明了这一点,投资者需要有充分的风险意识,债券基金和货币基金、保本类的银行理财产品在风险程度上还是有差异性的。为了更好的了解新基金的投资者风险,建议投资者可以详细查看基金的招募说明书中的投资范围的描述。

另外,投资者在对不同基金进行挑选时,往往相对业绩会更有参考价值。这是因为,在同类型的前提下,相对业绩更能体现不同基金的投资管理差异。举个简单的例子,某一年恰好赶上债市大牛市,债券市场整体上扬,某基金的业绩远远超过业绩基准,但是又远远落后于同类,这样的情形下,我们很难说这只基金的投资管理能力有多好。相反,基金业绩远远落后于业绩基准,也不一定就说明基金的投资管理能力差。

当然,对新发基金而言,由于没有历史业绩可以参考,故而想通过相对业绩来评估基金会有些困难,这时候投资者不妨可以从基金经理和基金公司的相对比较层面予以考虑。例如,该基金经理以往是否管理过同类的基金,业绩如何等等。

最后,除了2011年的极端市场环境外,从往年债券基金的收益情况来看,7%的绝对收益水平对债券基金来说也不是不可能。

2、新修订基金法有望年内出台

新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昨日透露,修订后的《证券投资基金法》已进入向国务院征求意见阶段,按照法定程序,有望于今年内出台。

业内人士也普遍预计,在人大3月一审年底二审后,新《基金法》或于今年底明年初正式出台,这也标志着阳光私募终将告别“野蛮生长”,而正式纳入法律监管。《基金法》的修改核心有两点:确定证券的概念问题;确定监管的归属问题。此前,正是由于监管归属问题,私募股权基金是否纳入《基金法》成为关注焦点。

据悉,相较去年初下发的征求意见稿,上交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基金法》仍将“证券”的定义扩展至“股权已上市和未上市的股票和债券及其衍生品,以及国务院证券监督机构规定的其他投资品种”,以实现将私募股票基金、私募股权基金、私募期货基金、券商集合理财产品、信托理财产品等多种投资品种悉数纳入监管。

《基金法》修改的另一大看点在于阳光私募被纳入监管范畴。国务院参事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透露,新《基金法》对私募基金的监管将借鉴国外市场的经验,重点放在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准入制度、投资者的准入制度、信息披露制度三个方面。

晨星评论:我们认为阳光私募纳入《基金法》的监管不管对行业以及投资人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阳光私募行业经历了近十年的发展,但始终没有一个合理合法的地位,至今仍需要靠《信托法》和《公司法》来间接接受监管,这本身就不合理。而此次《基金法》的修改,历时数年,相信对阳光私募,更长远的说,是对整个中国的对冲基金行业将会形成实际的支撑。具体分析,我们认为主要有三方面的因素:

第一.从石器时代走向文明世界。实际上,直到现在,阳光私募行业仍是一个野蛮成长的环球,称之为石器时代一点也不为过。任何人,只要有些资金,略有些经验,哪管你是科班出身亦或是草莽英雄,成立一个投顾公司,寻找一个信托发个产品就行了。全市场上千只产品,数百家私募,并没有所谓的一个行业标准。因此,新《基金法》如果能引入合理的管理人准入制度,将能很大程度上规范这一市场,避免鱼龙混杂的局面。

第二.有效降低各方成本。目前阳光私募的信托架构模式下,原本强硬的银行和占有信托账户资源的信托公司实际上成了行业中地主角色,利用客户优势以及独有的账户资源摊薄了阳光私募公司的盈利,变相增大了其运营成本。而公司制下税收模式仍是一个灰色地带,部分地方可以推出一定的税收优惠政策来吸引阳光私募成立相应的公司制产品,但这并非长久之计。而新《基金法》下契约型公司以及有限合伙制的模式能够有效降低阳光私募公司的发行成本,这为行业的可持续性增长提供了法律保障和实质的经济支持。

第三.投资人准入制度也是新《基金法》的一个亮点。由于发展时间较短,中国的投资人教育以及金融服务人员的水平仍有待提高。如目前,不少阳光私募是通过银行渠道发行的,而之前市场上就出现过银行将其代销的阳光私募型理财产品卖给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的老年人的情况,这对私募公司也是一种潜在的风险。合理的投资人准入制度实际上是对投资人的保护,也降低了私募公司不必要面对的一些法律和社会责任风险。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
有疑问 找专家
基金报告更多>>
星闻晨报更多>>
48小时点击排行榜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