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札记 > 正文

中产阶级崛起迫使中国企业年金改革提速

作者:陈仲 2010-08-26
字号:TT

就在2008年底之前,许多已经有养老金计划的国有大中型国有企业切换到了新的企业年金计划中。这个计划被认为是养老金的第二支柱与缴费确定型计划非常相似。

第一支柱

l  基本养老金

l  雇主平均提供相当于员工薪水20%的缴费

l  员工贡献薪水的8%

第二支柱

l  企业(职业)年金计划

l  是对当前基本养老金的一种补充

l  预期会提供相当于20%-30%的退休金需求

l  世行估计2030年其市场潜力在1.8万亿美元

第三支柱

l  个人自愿性养老保险

近几年来,养老金改革逐渐成为中国政府非常棘手的问题之一。经济的飞速增长带来了巨大的社会变化,数以千万的人摆脱了贫困。许多人被吸引到城市去寻找更高工资的职业和更好的生活标准。结果导致中国的中产阶级迅速膨胀。麦肯锡咨询公司预计在2025年之前中产阶级的年度消费总额会达到约19万亿人民币,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可以和西欧、日本和美国抗衡。另一份最近由世行发出的报告显示,中国正在经历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大、最快的脱贫阶段。

财富增长越快,自然导致对养老金、人寿保险和其他长期储蓄和投资产品的需求也扩大。有越来越多的人感到国家运作的基本养老金已经不再能满足这批富有雄心并且逐步壮大的中产阶级。

此外,中国的体系已经难以应对现在应当承担的义务。中国人越来越长寿,然而适龄工作人群能够供给养老经费的越来越少。中国现在的社会保障基金规模大约是7760亿元,相当于3%的GDP。与之相对应的西欧和北美等国家却至少占到了GPD的30%-50%。

因此政府对于这个问题的反映就体现在新的企业年金计划中,但是这个计划经历了10几年的酝酿和发展。从1997年中国首次创立了3个支柱的养老体系,到2004年官方发布了企业年金暂行办法,再到2005年实施细节的公布于和第一批37个经营许可证的颁布(包括企业年金受托人、托管人、账户管理人、投资管理人等),最近一批的经营许可也已经是2007年的事情了。过程中在许多细节上达成一致然后在实际运用到中国众多的劳动者身上并非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首要障碍就是中国庞大的劳动力规模。根据联合国估计,中国15-64岁之间适龄劳动力已经达到9.5亿人。随着经济的进一步繁荣,更多的人会被加入到养老金系统,结果导致问题的范围更加扩大化。据最近数据显示,全国大约有超过5亿人目前还没有被纳入到国家运作的基本养老体系中。

中国分散的行政体系使得改革更加复杂化。中国有34个行政区域,所有的必须统一看齐才可能做到步伐一致,形成一个国家体系。目前为止,大多数的争论都是围绕新的企业年金的税务方面展开的。如若每个省都有自己的税务制度,这个体系就很容易变得支离破碎和参差不齐。另外关于职工缴费比例的问题也是没有在省和国家层面上达成一致。回溯到2004年,当时中央政府说到雇主和员工的共同养老金缴费不应超过该员工平均工资的1/6,但事实上每个省都有权力规定自己的比例,并没有设定最高和最低界限。

今年是《企业年金基金管理试行办法》(“23号令”)正式实施的第六年,然而中国资本市场在过去一阶段时间的长足发展已经把该项法令的修改推上议事日程并且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据相关人士了解,今年对于“23号令”的修改最引人瞩目的是该条文第七章企业年金投资部分,特别是企业年金权益类产品投资的最高比例的问题,无论是同国内还是国际标准进行比较都已经显得相当不合时宜并且严重限制投资业绩。目前,全国社保基金(风险承受力应该远小于企业年金)的股票和基金投资上限为40%,而目前多数国家对于企业年金权益类的投资上限设为50%甚至更高。据报道,今年机构预计企业年金的平均收益率在3%-5%之间,而截至2009年,全国社保基金的十年平均收益率已经接近10%。

另一个领域目前面临改革的呼声较高的是企业年金的税优政策。就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进一步规范化的运作企业年金的同时,去年12月11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出的《关于企业年金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提出“企业年金的个人缴费部分,不得在个人当月工资、薪金计算个人所得税时扣除”。这无疑对每个期望对个人税收实施优惠政策的个人和团体都浇了一盆冷水,本来可以借助优惠政策而打理推动年金扩容的计划也暂时告吹。其实,各种围绕企业年金的税优政策许多国家已经司空见惯并且成为该行业迅猛发展的主要推动力之一。例如美国就在企业年金可能缴税的各个环节(包括雇主和雇员向企业年金计划缴费、企业年金计划投资取得收益、雇员退休并从企业年金计划中支取养老金)进行优惠,形式包括减税、免税和递延税收三种,并且该项优惠涉及雇主和雇员双方。

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壮大,外资企业在过去的20年中大量涌入中国,一方面被中国高速的发展所吸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中国政府决心开放一些国家控制的经济领域。在中国的跨国公司之间的竞争也日益激烈,例如德国的西门子已经在中国雇佣超过3万员工,与此同时百事可乐集团也计划在一两年之内将国内的员工数目翻倍至3万人左右。对于跨国企业来说,养老金和其他福利已经成为在中国吸引和留住熟练工人的筹码。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已经导致劳动力市场的严重拉伸,我们在今年一系列工人争取更多权益的运动中也颇有体会。幸运的是,中国的一部份国有大中型企业已经被勒令限期开始运作企业年金计划,而外资企业还没有受到这种压力。

当然中国并非世界上唯一一个需要迫切改革养老体系的国家。但导致中国陷入这独一无二的困境的原因是其任务之巨大,没有任何西欧或美洲国家能够比拟。整体来讲,中国养老金市场潜力将是一个世界之最。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将会有超过4.3亿人年龄年龄在60岁以上。该数字已经超过当前美国、英国、法国人口总和。唯有成功的改革才能将市场潜力变为现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
关键词阅读:
有疑问 找专家
基金报告更多>>
星闻晨报更多>>
48小时点击排行榜更多>>